2013年7月 簽訂融資租賃合同

某金租公司與某房產公司簽訂回租合同,租賃物為某酒店運行設備并設定抵押。設備包括12項:消防設備、電梯、綜合布線設備、中央空調設備、給排水(污)設施、高低壓配電相關設備、安防設備、煤氣管道、鍋爐和供熱系統。

2013年11月設備所在商務中心部分房產被抵押給銀行

2015年租賃合同展期

高院(2017)新民初48號

認定租賃合同有效,涉租賃設備的抵押合同有效,金租公司享有優先權。

房產公司與金租公司

糾紛(2017年)
另一案件
房產公司與某銀行糾紛

(2017)粵民初17號調解書明確,房產公司以商務中心41套房產提供抵押,銀行享有優先權。

(2017)粵13執390號之十七民事裁定,房產公司41套房產,交付銀行抵債。

另一案件

租賃公司提出執行異議

41套房屋被某銀行行使抵押權拍賣。

金租公司認為,執行標的涉及承租人租賃物。中院駁回后,金租公司提起復議。

(2018)粵執復374號《執行裁定書》認為,銀行申請執行標的是房屋,金租公司提出異議的是設備,并非同一對象。銀行只對房屋享有權利,對設備不享有權利。

(2018)最高法民終465號裁定

房產公司與金租公司案件發回重審

標的物為酒店相關設備,通過租賃物清單對名稱、價值等予以明確,符合“融資”、“融物”相結合的法律特征。

房產公司將案涉租賃設備所屬的商務中心房產已抵押給銀行,該設備系銀行享有抵押權房產的附屬設施。本案處理結果可能影響到銀行利益,為保障其程序性權利,應由銀行作為第三人參加一審訴訟,故本案應發回重審。

(2019)新民初17號

房產公司與金租公司案件,銀行作為有獨立請求權第三人。

銀行訴請:確認房產公司對商務中心建筑物共有部分處分無效,金租公司無所有權和抵押權。理由:

1.租賃物為國際商務中心建筑物共有部分的附屬設備設施。                   
2.是不動產的組成部分,構成建筑物共有部分,為全體業主共有。         
3.租賃前,房產即被抵押,建筑物抵押及于作為附和物的爭議標的物。

金租公司:

1.銀行無獨立請求權。租賃合同在前,銀行抵押在后;銀行無權代表全體業主對租賃物主張權利。

2.銀行權利標的是房屋,與金租公司的權利標的設備,屬于完全不同的兩類標的。

3.租賃合同項下設備,符合“融物”特征,具有獨立名稱、型號、發票等。評估公司已查閱發票,房產公司為權屬人。

關于系爭設備轉讓給金租公司是否有效的問題

法院認為: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筑物區分所有權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