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武漢市爆發大規模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以來,司法系統、法律從業人員已就肺炎疫情下的合同履行法律問題進行大量的法律論證及探討。2020年2月16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系列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茆榮華在提及疫情影響下的民商事合同糾紛處理原則問題時指出:“因依法采取疫情防控措施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可以認定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對于構成不可抗力情形的非金錢債務,除非法律另有規定,當事人可以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程度,主張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對于雖然不構成不可抗力,但受疫情影響履行合同對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的,可以參照情勢變更原則處理。”對于金錢之債的處理,目前司法實踐中關于肺炎疫情對金錢之債影響的觀點已相對清晰:基于金融類債權無因性的法律屬性,債務人如主張肺炎疫情屬于不可抗力,進而提出逾期還款免責、僅支付本金不支付利息的訴訟主張的,一般無法在訴訟階段獲得支持。關于該問題,本所律師前期已撰寫過文章進行分析,本文將不再展開(詳見《疫情下金融債權的問題思考和法律路徑》一文)。

關于商業銀行保理業務、商業保理業務發生保理合同逾期時,保理合同項下的債務人能否基于肺炎疫情主張不可抗力或適用情勢變更原則處理的問題,則是一個相對特殊的話題。由于保理法律關系基于基礎合同項下的債權人向保理銀行/保理商轉讓應收賬款債權而發生,雖然保理融資本身具有一定的金錢之債的特征,但基礎合同項下的債權人、債務人之間基于銷售貨物、提供服務、出租資產等方式形成的法律關系,并不能簡單的定性為金錢之債。因此,基于保理法律關系存在基礎合同這一特殊性,肺炎疫情對保理合同的影響問題則顯得相對復雜。

本文將嘗試以肺炎疫情下的保理債權處理為視角,探討肺炎疫情能否構成保理合同履行的不可抗力因素,能否適用情勢變更原則處理,及保理合同的條款設計的相關問題,為保理商的債權管理提供參考及借鑒。

一、肺炎疫情對已形成的應收賬款、未來應收賬款影響的差異分析

1、已形成的應收賬款與肺炎疫情

已形成的應收賬款,是指基礎合同項下的債權人已經履行完畢基礎合同項下義務,基于基礎合同形成的、可以在約定時間內收取的款項。因此,已形成的應收賬款具有金錢之債的特征。在部分監管文件關于應收賬款的定義中,也可以佐證已形成的應收賬款具有金錢之債的特征。例如,《商業銀行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八條規定:“本辦法所稱應收賬款,是指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