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出現對船舶融資租賃行業造成的沖擊和影響正逐漸顯現。在航運業竭力應對其所帶來的航運需求和貨源大幅減少等困難之際,已出現部分作為船舶融資租賃承租人向出租人要求延付租金。實際上,面對時下嚴峻多變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作為船舶融資租賃中的當事方,出賣人、出租人和承租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失和影響,船舶融資租賃合同的履行深受阻礙。船舶融資租賃中當事方是否可以援引不可抗力法規,或合同中不可抗力條款作為不可抗力予以主張,作為解除合同,或減免、延付租金的免責事由成為船舶融資租賃中需要考慮的突出問題。

本文將對船舶融資租賃中涉及的不可抗力在中國法和英國法下予以對比分析,并就當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是否構成中國法和英國法下不可抗力提出觀點和建議,以期對船舶融資租賃當事方在適用不可抗力予以啟發和參考。

一、中國法下不可抗力制度以及與疫情之間的關系

1、不可抗力的淵源

不可抗力一詞(vis maior, force majeure, act of god)起源于羅馬法。在羅馬法中,針對債務人持有的債權人財產并負有返還義務情況下,即使債務人沒有過失或故意造成該財產受損,亦不能免責,除非存在失火,海難,地震等典型的免責事由,這類免責事由被稱為“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最初是作為債務人免于承擔民事責任而設立和存在的,后在羅馬法復興過程中,經法國民法和德國民法的發展,不可抗力制度逐漸引入大陸法系,并成為大陸法系中與英美法系不同的制度之一。

2、中國法下不可抗力和不可抗力條款區別

中國法律中對不可抗力的規定見于《民法總則》第180條和《合同法》第117條。中國規定凡同時具備“不可預見、不可避免且不能克服”的情形則屬于法定的不可抗力的范疇,“三不”內容是不可抗力的認定條件。不可抗力在中國法下是法定的民事責任免責事由,因此其成立條件非常嚴格。相比而言,《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第79條對于不可抗力的成立條件只要求“三不”中的一種情形即成立該公約適用下的不可抗力。

不可抗力作為法定免責事由,與不可抗力條款不能等同。不可抗力條款(force majeure clause)是當事人特別約定的一類合同條款統稱,這種條款中通常約定某些情形為不可抗力的情形,在約定的情形發生時,作為免責事由而不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本質上屬于當事方自主合意的行為,只要所約定的情形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即可。換言之,不可抗力是法定的免責事由,不論合同中是否約定有不可抗力條款等免責事由,法律均賦予合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