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兼具“融資”、“融物”兩大屬性。租賃物取回權與其“融物”特性直接相關。在融資租賃期間,租賃物的所有權由出租人享有,若承租人出現法定或約定的違約情形,出租人享有對租賃物的取回權。鑒于公力救濟存在救濟滯后、成本高、執行難等種種問題,私力救濟對出租人來說常常是避免損失進一步擴大的最快捷、最有效的選擇,所以實踐中出租人采取訴訟救濟時,往往并未放棄對私力救濟的的爭取和嘗試。但因法律對私力救濟的支持并不明確或有所限制,出租人自力取回租賃物過程中引發了許多民事糾紛、觸發了一些刑事犯罪,甚至因委托第三方不慎而被卷入到目前正在開展的“全國打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因此,探討如何界定出租人私力救濟“合法”與“非法”的邊界,從而避免因租賃物取回權行使不當而產生侵權甚至導致刑事犯罪,則顯得極其重要。”
一、 租賃物取回之私力救濟合法性

私力救濟又稱自力救濟、自助救濟,指當權利在受到侵害或面臨現實的威脅時,權利人在法律許可范圍內,不通過國家機關和法定程序,依靠自身實力通過實施自衛保護其處于現實威脅中的民事權利或用自助行為救濟已實際被侵害的民事權利。自力取回作為租賃物取回權行使的方式之一,屬于私力救濟范疇。

民法充分尊重市場主體的自主性,權利人在法無禁止的情況下有權按自己意愿行權;物權具有排他性、物權權利人有權要求無權占有人返還原物,此皆為自力取回租賃物權利來源,但《物權法》、《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等法律規范均未對租賃物自力取回問題作出具體規定。在我國目前的法律對私力救濟的支持并非明確、或言反而有所限制的情形下,若出租人爭取自力取回權的,還應為自己的取回行為設定充足的依據,并嚴格把握私力救濟的界限。

1、自力取回的法理依據

租賃物取回權是出租人對自己所有之物所享有的權利受到不當影響后,基于其所有權所享有的請求承租人返還所有物的權利。租賃物取回權在性質上屬于物權請求權,同時屬于救濟權利。融資租賃交易中,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取回權源自對租賃物的所有權,由于融資租賃的制度設計使得租賃物的所有權與占有權、使用權分離。承租人最初基于合同約定占有租賃物屬于有權占有,但是由于違約事實的發生,使這一合法依據歸于消滅而變為無權占有,出租人作為所有權人,當然享有所有物返還請求權。自力取回作為民事權利私力救濟的一種方式,通常情況下不否認權利人可以采取私力救濟的方

[1] [2] [3] [4] [5] [6] [7]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