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已過半,回顧上半年,金融租賃公司在業務發展、風險管理、融資等方面呈現出不少亮點,但在外部環境變化、監管趨嚴以及轉型的重壓之下也暴露出不少問題。

據公開信息顯示,太平石化金融租賃今年5月因用印制度執行不嚴、員工利用職務便利與他人違規經濟往來、員工行為管理嚴重不審慎,受到上海銀保監局的行政處罰。無獨有偶,北部灣金融租賃在同月因將無處分權的公益性資產違規用作售后回租業務的租賃物,受到廣西銀保監局的行政處罰。

總體來看,在企業信用風險頻頻暴露的環境下,金融租賃行業整體發展速度有所減緩,向高質量發展的轉型之路走得仍然艱難。

事實上,從2018年開始,租賃行業就面臨著較為明顯的生存壓力。資產規模增速顯著放緩,甚至出現負增長,頭部機構重資產業務收縮,整體的資產質量水平也面臨著一定的下行壓力。

與此前數年監管部門鼓勵增加金融租賃有效供給,機構紛紛爭搶租賃牌照不同,2019年上半年,僅有一家金融租賃公司批準開業。今年2月,中車金融租賃有限公司正式開業并在天津東疆保稅港區完成注冊,這也是近兩年多來,唯一一家新獲批開業的金融租賃公司。至此,國內金融租賃公司數量達到70家。

截至目前,行業快速擴張階段趨向終結,從機構的經營業績上也能管窺一二。今年上半年,金融租賃公司相繼披露了2018年經營業績,從中可以看到,多家機構資產規模出現負增長,如工銀租賃與天銀金租的資產同比降幅分別達到了13.78%與10.29%。盈利能力也有明顯分化,交銀租賃、國銀租賃、招銀租賃的凈利潤均超過了20億元,而九鼎金租、天銀金租、青銀金租的凈利潤不足1億元。此外,資產負債率普遍較高,大部分在60%至90%之間。此外,監管要求的提高令機構資金流動性壓力倍增,據《金融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8年,金融租賃公司僅股東增加注冊資本一項的增資規模就達到了約440億元,遠超2017年同期。

而這一增資之勢也延續到了今年。交通銀行于今年3月對外發布公告稱將對交銀租賃進行增資,增資總額不超過55億元。此前,交通銀行曾在2017年對交銀租賃進行過增資,而交銀租賃也于去年向其子公司交銀航空航運金融租賃公司增資70億元。

正如交通銀行在其公告中所述,本次增資旨在增強交銀租賃資本實力,促進交銀租賃加快業務發展、提升市場競爭力。

作為資金密集型行業,金融租賃公司的資本金實力直接影響其業務布局與風險管理能力,同時,充足的資金也是滿足監管指標要求、有序開展業務的必要條件。可以看到,無論是在資產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