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普華永道比較常見的租賃客戶是中資的企業,不同于傳統的制造企業或者是工業企業,他們去海外的需求,主要是集中兩個方面,一方面開拓新的海外租賃資產,目前主要是以飛機資產為主,另外一方面是中國走出去的需求,開拓新的海外租賃市場分散控制風險。通常來說融資租賃企業做投資人,在海外設立一些租賃平臺,進行海外資產包直接收購,以及境外租賃公司的股權收購或者債權投資。不同投資類型的國際稅的考量不一,境外跨境租賃安排牽涉到國際租賃的問題也是不一樣的。行業內開展船舶租賃的SPV在香港、馬紹爾、塞浦路等地設立較多,飛機租賃平臺更常見于設立在愛爾蘭、香港等地。

一、海外架構在當前國際稅務環境下的挑戰

在現在的國際稅的環境下,早期比較簡單規劃的結構受到了很多的挑戰,總結下來主要有四點。

01、第一點是在后BEPS的時代下國際稅務風險管控。

這個BEPS是英文縮寫,全稱就是防范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特別接近避稅的情況。以前是比較簡單粗暴用BVI這樣的平臺去屯集了大量的利潤,很多收益在全球各個地方都是不交稅的。現在的環境下,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簽署了多邊的公約來打擊這樣的避稅行為。特別是在租賃和融資領域,打擊所謂的錯配原則。特別在國際稅領域,每個地方是不一樣的,某些納稅人可能會做一些比較激進的稅務籌劃。例如在某些地方做的股權投資是不征稅的,而接受資金的另外一方可算作債權投資,在當地進行抵稅。一邊可以作為債權抵稅,另一邊取得收益的一方又可以作為股權的回報,兩邊都不征稅。這樣的錯配在目前國際稅環境下受到了較大挑戰。另外,國與國之間也加強了很多國際的稅收合作。以前從中國稅務機關角度,中國稅務機關不知道企業在海外的納稅安排,但現在有了國與國之間的情報交換,整體透明度大幅提升。對于納稅人來說繼續不對國際稅務架構進行統籌規劃的話,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02、第二個是中國稅務的風險。

國內現在正在不斷加強對海外避稅安排的打擊。2008年出臺的《所得稅法》引入了很多的反避稅措施,。如果中國公司就像剛剛的結構一樣在海外設立一個BVI公司或開曼公司,在當地屯集大量的利潤,但是沒有合理的需要并且也不做分配,因為一分配國內就要去交稅。對于這類企業在中國稅務體系下存在打擊的技術途徑,即使你不分錢,你可能須要視同股息分配向中國稅務局繳納所得稅。目前中國稅務局也開展了監管數字化,對稅務納稅人的征稅情況用大數據監管,可以做很多同行業的對標,也通過很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