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天津,總是讓租賃人,甚至整個金融圈一言難盡,唏噓不已。這座著名的直轄市,被冠以國家中心城市、超大城市、環渤海地區經濟中心、首批沿海開放城市、北方國際航運核心區、改革開放先行區等等華麗稱號的省級行政區,隨著渤海鋼鐵、天津市政、天房發展、天津物產、天津公交等市屬國企的不斷暴雷,以及濱海新區的跌下神壇,變得脆弱不堪,一蹶不振,金融機構如同驚弓之鳥,一哄而散。

截至2018年末,天津市下轄16個市轄區常住人口1559.60萬人。全市生產總值(GDP)18809.64億元,比上年增長3.6%。至于GDP增速的排名,呵呵。此處省略一萬字,再加一個攤手的表情……

我站粗略整理了天津地區2019年上半年政信類主體租賃登記情況,可能存在遺漏,僅供參考。

2019年上半年,天津地區有效租賃登記113筆,除去企業自身體系內租賃公司以及存量租賃的展期處理,實際新增租賃登記不足70筆。共涉及租賃公司38家,其中,金融租賃公司21家。

我們注意到,最近深受逾期及連續虧損等輿論壓力的天津市公共交通集團,今年上半年新增租賃有效登記7筆,其中,1筆為華融金租新增3億元5年期租賃登記,6筆為招銀金租和興業金租對存量租賃的展期操作,涉及金額6億余元。

天津市政體系下新增租賃登記僅4筆,其中,1筆為體系內國泰租賃對本部的1年期短期借款,1筆民生金租對子公司天津濱海發展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的6億元6年期新增租賃登記,1筆華運金租2億元展期登記,1筆湖北金租對孫公司濱海團泊新城(天津)控股有限公司5千萬元3年期新增租賃登記。

天津渤海化工體系下,主要是國際聯合輪胎和渤化永利兩家融資主體,共計7筆新增租賃登記,其中金租僅浦銀金租和山西金租兩家,可見融資成本依然較高。

天津下轄各區政信類項目中(濱海新區未算在內),主要集中在武清、薊州、津南、西青、靜海以及東麗,其中武清區新增最多,共計17筆,與武清在天津經濟排名前三以及靠近北京的區位優勢密切相關。其余各轄區半年間未有新增租賃登記。

綜上,我們可以看出,單從融資租賃行業角度,天津地區融資形勢十分嚴峻,距離天津市政爆雷事件1年零4個月之后的今天,天房、天物、天津公交等繼續問題頻出,令資金方望而卻步,僅憑幾家大的金融機構完成一些所謂的政治任務已是飲鴆止渴。天津的金融“危機”該何去何從,是當地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都應該考慮的問題。監管層是否應該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案和態度來提高政府信用?比如整合市內各種資源,鼓勵融資方式多元化,積極提高信用等級等等。金融機構是否應該摒棄“一棒子打死”的區域性“封殺”態度?值得我們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