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售后回租交易當中,承租人向出租人讓渡租賃物的價值,同時取得租賃物的使用收益,從而達到融資的效果,其內容是融資,表現形式是融物。參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作為計算租金利率的方法,在一定期限內收回本金均是售后回租交易的特征,也是融資租賃業務具有融資功能的體現。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商事交易法律關系性質的認定應首先從交易當事人的意思表示內容和交易本質來判斷,最主要的就是當事人之間形成的交易合同。從案涉合同訂立情況而言,2017年12月26日,錦銀公司(買受人)與蘇州靜思園公司簽訂《買賣合同》,約定錦銀公司收購蘇州靜思園公司的四塊靈璧石,并由蘇州靜思園公司回租,還約定租賃物購買價格及支付、租賃物交付及所有權轉移、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等內容。同日,錦銀公司作為出租人與承租人蘇州靜思園公司、中青旅公司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約定錦銀公司將案涉四塊靈璧石租賃給蘇州靜思園、中青旅公司,后者采用售后回租方式租用案涉四塊靈璧石。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雙方當事人同時簽訂了租賃合同和買賣合同,并且租賃合同中的承租人同時也是買賣合同中的出賣人,案涉《買賣合同》《融資租賃合同》在形式上符合售后回租交易的特征。
從當事人的履行情況而言,2018年1月5日,錦銀公司向蘇州靜思園公司付款8億元用于支付案涉4塊靈璧石的價款。同日,蘇州靜思園公司向錦銀公司出具《所有權轉移證書(致買受人)》確認收到租賃物購買價格8億元;2018年3月21日,蘇州靜思園、中青旅公司向錦銀公司支付第1期租金利息14684888.89元及該筆款項延期一天支付產生的違約金7342.44元。故雙方當事人已經根據案涉《買賣合同》《融資租賃合同》實際履行各自的權利義務。
因此,錦銀公司支付了對價購買了案涉四塊靈璧石,蘇州靜思園公司向其出具了《所有權轉移證書》即將案涉四塊靈璧石的所有權轉讓給錦銀公司;錦銀公司作為承租人向案涉四塊靈璧石出租給蘇州靜思園公司、中青旅公司,后者已經部分履行給付租金的義務。對于錦銀公司而言,取得了案涉四塊靈璧石的所有權,從而實現了融資的擔保和破產隔離的法律價值;對于蘇州靜思園公司而言,盤活了自有資產,更大地發揮社會資本的價值。故案涉交易在權利與義務安排和交易本質上均符合售后回租交易的法律特征。

因融資租賃交易性質與抵押借款關系難以區分,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