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當前商業保理行業在司法實踐中面臨的新挑戰

商業保理公司過去在訴訟中,只是存在被法院認定為“名為保理,實為借貸”的可能性,即使被認定為借貸,商業保理公司還有可能繼續保留保理合同中約定的正常利息、罰息、違約金等收益。但伴隨著各地法院“職業放貸人”管理辦法的出臺,未來訴訟中商業保理關系被認定無效的可能在逐步加大,一旦被認定為無效,將會給商業保理公司帶來很大的損失。尤其是在商業保理公司受讓“大額關聯交易應收帳款”的情況下,這些類別的應收帳款合規性問題,會直接影響辦案法官的定性。

根據筆者與多位供應鏈金融法務以及訴訟律師的溝通,很多律師已經開始調整類金融案件的訴訟策略,訴訟目標設定為追求認定法律關系無效,認定無效可以為委托人節約大量的息差,訴訟技巧為緊盯應收賬款的合格問題。一旦律師在應收賬款的合格問題上取得突破,即使商業保理公司沒有被認定為“職業放貸人”,也有可能促使主審法官將商業保理法律關系認定為無效,這種情形在最高院的案例中已經出現過。

即使主審法官沒有將商業保理關系認定為無效,而是認定為借貸關系,律師還有可能通過向商業保理公司的主管部門——各地金融監管部門投訴商業保理公司違規經營,來迫使商業保理公司做出讓步調解結案。這些都會給商業保理公司帶來無盡的麻煩,尤其是國有背景的商業保理公司,監管風險要比訴訟風險大的多。

二、商業保理行業在應對新挑戰時存在的問題

1、行業沒有統一的應收賬款定義。商業保理行業沒有形成標準的統一的應收賬款定義,目前僅是參考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和各地監管部門的管理辦法,這些辦法對應收賬款的定義各不相同。這種情況下,商業保理公司合規經營的出發點就不明確,也進一步影響統一的業務操作規范的制定。

2、行業沒有統一的業務操作規范。商業保理行業目前也不存在統一的操作規范,去指導商業保理公司具體如何承做保理業務,比如:如何確定應收賬款的存在?如何確定應收賬款的金額?如何認定通知的合格?需要商業保理公司收集什么類型的資料?如何證明商業保理公司盡到審慎義務?等等。這些問題都需要統一的業務操作規范來支撐,而不是各保理公司各自為政,自成一家。

3、行業沒有統一的司法溝通機制。目前商業保理公司面臨的極大挑戰是,單靠一個個商業保理公司在具體一個個案件中去與一個個法院的主審法官解釋溝通,成本非常高,效果還很不好。而目前據筆者了解,也只有商業保理專委會、深圳保理協會、天津保理協會在民法典保理合同章的起草過程中與司法機關積極溝通。這種溝通需要建立長效機制,否則的話,無法面對時下的各種挑戰。今后,需要商業保理公司會同各地行業組織積極與司法機關在具體保理業務層面溝通。

三、對商業保理行業應對新挑戰的淺薄建議

筆者建議,商業保理行業應當會同廣大商業保理公司一線法務及業務人員充分論證,對應收賬款做出準確務實的定義,以此為基礎制定出符合保理實踐的統一業務操作規范,同時依據行業慣例、行業規范與各地司法機關相關審判庭室建立有效溝通機制,讓一線主審法官了解熟悉行業慣例與規范,降低在審判實務中保理關系被認定為無效的可能。也只有這樣,商業保理行業才能在當前金融供給側改革的大潮下,應對隨之劇烈變化的司法實務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