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例的情形在訴訟過程中也同樣經歷了本案中的種種波折,而且有更甚者而無不及。先說本案要點:

1、本案屬于直租。租賃公司根據承租人的選擇購買租賃物并出租給承租人使用。租賃公司采用委托承租人購買的方式進行委托采購租賃物,交付等由承租人和供貨商負責。

2、供貨商發票直接開給租賃公司。

3、本案增信措施:承租人提供自然人擔保、第三方機構擔保、不動產抵押擔保。

4、合同執行過程中,承租人因為經營情況惡化,停止支付租金,并擅自與第三方機構簽訂廠房、設備(本案租賃物)租賃合同,并交由其運營生產,并向承租人支付租金。

5、出租人多次要求回收租賃物都為得到回應。

6、本案經一審、二審、再審。訴訟焦點之一是出租人認為承租人將租賃物租給第三方機構運營,屬于侵權行為,應與承租人一起承擔賠償責任。

7、終審裁決認為:融資租賃合同糾紛與租賃侵權行為系不同的法律關系,不支持租賃經營的第三方機構共同承擔賠償責任的訴求。如出租人認為其侵權,可以另行提起訴訟。

01、觀點闡述
上述本案要點并不復雜,為何訴訟如此波折,作為第三方機構進來的第三方究竟是與承租人串通而為還是不知情的“善意第三人”,都增加了簡單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的復雜點。承租人因為自身隱性債務,在經營不善的情況下將全部資產出租給隱形債權方以租金來抵債也是筆者曾經歷的情形,而受損失最大的就是出租人。企業交由別人生產中,租賃物無法回收,承租人不還租金,帶著執行局都進不了廠房就是事實。

更酸澀的事實是企業仍然在那里運轉,有現金收入,但出租人拿不到。本案相對來說因為有其他不動產的抵押擔保,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減少損失,但作為融資租賃來講,每筆交易都期待承租人都能提供不動產抵押是不現實的。

將本案例分享給大家,是想說每筆融資租賃交易都有風險,關鍵在控制,本質還是對于企業經營的判斷,合同期內出現風險的機濾的判斷。因為,世事難料,如果有心違約,總有辦法糾纏,租賃公司最受傷。

03、附:終審判決

終審判決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 事 判 決 書

(2017)最高法民終213號

上訴人(原審第三人):四川天倫食品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成都**融資租賃有限公司,

原審被告:四川天倫檀香樓食品有限公司

原審被告:天倫食品(成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金花鎮。

原審被告:成都天檀置業有限公司,

原審被告:吳衍慶,男,1962年10月11日出生,漢族,住四川省成都市。

原審被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