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院審理的保理案件基本情況
雖然目前國家尚無保理方面專門的法律法規,但2012年至2014年間上海市政府、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管理委員會、中國銀監會及銀行業協會相繼就商業保理和銀行業保理業務出臺相關試點、管理辦法及業務規范。因此,我們審理與保理相關的案件,可以依據現有的法律法規、慣例以及法理的精神,上述辦法與業務規范也是我們案件審理時的參考依據。
從2012年開始,上海浦東新區開始試運行開展商業保理業務,之后上海法院開始陸續受理保理案件。我們二中院有過一個審理保理案件的白皮書,對保理案件有過統計,2013年到2015年,二中院及其轄區法院一共受理的保理案件只有35件。這次我們對2016年和2017年全市的保理案件做了一個大致的梳理。為什么說是大致的梳理?因為我們保理沒有專門的案由,案件是分散在各個案由當中,是通過各法院自行統計后匯總過來的,據統計,2016年到2017年,上海法院共受理一審保理案件163件,其中2016年是49件,2017年是114件,浦東新區法院受理最多,一是因為浦東是金融集聚區,二是其背靠自貿區,因此,上海70%到80%的案件集中在浦東新區法院。2016年保理案件所涉標的金額是5.9億元,2017年增長到25.63億元,是2016年的4.3倍。案件數量增長了2.3倍,標的金額增長4.3倍,說明保理的功能已經從傳統的貿易往來賬款轉讓、催收,轉向大額融資的趨勢十分明顯。
保理案件的特點
一是我們涉案的標的額比較大,大多是超千萬以上的;二是它的主體類型,原告的類型主要集中在銀行保理和商業保理機構,前兩年更多是銀行保理,從我們二中院的白皮書中可以看到,銀行占了93%,其實銀行保理本身不是銀行的主業,而且這些年保理中也發現了很多問題,所以這兩年銀行保理的數據相對下降,商業保理有所上升,最近我們還受理了一個融資租賃公司做保理的案件;三是案由比較分散,缺乏統一標準,就不展開說了;四是這類案件原告勝訴或者說部分勝訴的比例非常高,其中全部勝訴的比例基本占了三分之一。

分析部分勝訴的案件,我們發現,他沒有獲得司法全部支持的原因主要在于:

第一,保理商對于產生應收賬款的基礎關系審查不嚴。很多保理商只做形式審查,比如銀行保理,是有規定必須是要有一定的實質審查的,但實際上還是有欠缺;再比如有的所謂基礎關系的債務人,其自己對存在這個基礎關系都不知道,純屬虛構或未經通知;也存在有的保理合同訂立之前,基礎關系已經發生了變化;還有一些基礎關系是涉嫌欺詐甚至犯罪。

第二

[1] [2] [3] [4]  下一頁